郭靖的童年

? ?? ???就在韩家兄妹在客房翻云覆雨般亨受乱伦欢悦的时侯, 段天德逼着李萍悄然离才客店朝北夜逃。 走了十多天,李萍的肚子愈加胀隆,穿着男装反而令人怀疑, 段天德只好让她改穿女装。 被人四处追杀的段天德,每天担惊受怕、犹如丧家之犬……这种缺欲少食的日子令他近乎疯狂。 好几次投宿客栈期间。 眼冒欲火的段天德,顾不上李萍将近临盆,疯狂地撕光她的衣服。 李萍不甘受辱,缠住段天德拼命撕咬。 无奈妇道人家力气有限,而且怀胎将近十月, 稍微触动胎气便会痛得死去活来又怎是段天德的对手最终难免被这恶贼撕光衣服压在胯下。 惊怪的是,每当段天德正要强行施暴之时,韩家兄妹总会及时出现。 李萍暗自感谢丈夫有灵,段天德却恨得咬牙切齿, 只是却又无可奈何。 随着李萍肚子一天天的胀大,本来就相貌平庸的她, 加上妊孕反应明显而变得全身水肿这一来样子变得更加难看了。 段天德这个下流胚子再也提不起非礼之心。 只是偶尔也会按倒李萍,撕开她的衣服,对着两只肥肿变形的乳房口手并用, 又撕又咬的发泄一番难耐的欲火。 李萍接近临盆,乳房开始分泌汁液,每次让段天德撕咬便会汁液狂喷。 段天德狂笑道∶“老子就算玩不了你,也要把你这骚货的奶水吸干吸净。” 言毕,张开臭嘴死命咬着李萍乳头不放。 李萍疼痛入心入肺,又逃脱不得,只能拼命的撕打, 但两只乳房还是免不了被咬得青肿难分。 李萍和段天德一路北行……沿途之上不停的相打相骂, 没有一刻的安甯。 走不了几天,韩宝驹和韩小莹兄妹又尾随追到。 段天德大叹倒霉∶挟持李萍一同逃走,原意是想以她爲人质, 危急时好令敌人不敢过于紧逼。 但眼前情势已经改变,他想自己单身一人易于逃脱, 留着这泼妇在身边实是个大的祸患倒不如一刀杀了, 来个干手净脚。 殊不知李萍也在时刻找寻机会刺杀这个杀夫仇人。 只是每晚睡觉前段天德总要缚住她的手脚,所以才没机会下手。 这时看见他目露凶光,知道他心怀杀机, 心中暗自祝祷: “啸哥, 啸哥求你阴灵佑护,教我手刃这个恶贼。 我这就来跟你相会了。” 李萍从怀中悄然取出短剑紧握在手。 这柄短剑是丘处机所赠,由于收藏得好,所以一直不被段天德发现。 自从这恶贼不再对她施暴以后,李萍就将短剑贴肉藏于下体, 以备万一。 段天德对这个大肚孕妇早已不感兴趣。 就算是无法忍受,也只是撕开她的上衣,捉住两只肿胀乳房狂抓一通, 泄去乌水便算。 而不再象当初那样把她的衣服剥光,仔细的调戏一番。 最近几天,韩家兄妹追捕得紧,段天德带着李萍四处逃窜, 顾不上淫欲李萍这才得以将短剑贴肉藏于怀中。 段天德冷笑道∶“老子这就送你归西跟你的反贼老公会面去。” 说着便要举刀向她头顶砍下去。 李萍死志已决,丝毫不惧,迎着砍来之刀,使出平生力气, 挺着短剑向段天德勐扎过去。 段天德感觉寒气直逼面门,回刀一挑,想把短剑打落, 怎知短剑锋利无比只听得当啷一声,腰刀被截断半截, 跌在地下。 还未等他回过神,短剑剑头已抵在他的胸前。 段天德大惊,身往后仰,只听得“嗤”的一声, 胸前衣服已被短剑划破一条大缝自胸至腹割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只要李萍力气再稍大一点儿段天德已遭破胸开膛之祸。 段天德惊惶之下,连忙举起椅子挡住李萍的进一步攻功。 叫道: “贼婆娘,快收起刀子,老子不杀你。” 李萍这时早已手脚酸软,全身乏力,同时腹内胎儿不住跳动, 再也不能跟段天德厮拼只能坐在地下连连喘息, 手里却紧紧抓住短剑不放。 段天德怕韩宝驹兄妹发现,想独自逃走, 又怕李萍向对头泄露自己形迹只好逼着她上船北行, 沿运河经临清、德州到了河北境内。 自从那次之后,段天德再也不敢对李萍乱来, 偶尔偷袭抓弄几把乳房也让李萍的短剑刺得手忙脚乱。 李萍第一次可以保护自已,短剑更加不离左右, 段天德害怕短剑锋利因此也奈何不了李萍。 更令他心惊胆跳的是,每次上陆小住,不论如何偏僻, 过不多时总有人找寻前来后来除了韩家兄妹之外, 又多了个手持铁杖的盲人总算这三人不认得他, 而且都是他在明而对方在暗可以才能及时躲开, 但却也已是险象环生。 过不了多久段天德便遇到一件令他头痛的事, 李萍忽然疯癫起来客店之中,旅途之上,时时大声胡言乱语, 引人注目有时扯发撕衣,怪状百出。 段天德初时还道她叠遭大变,神智迷煳,但过了数日, 勐然省悟原来她是怕追踪的人失去缐索,故意留下形迹, 这样一来要想摆脱江南七怪的追踪更加困难了。 这时盛暑渐过,金风初动,段天德逃避追踪, 已远至北国所携带的银两也用得快要告罄,而江南七怪仍然穷追不舍, 穷途末路的他不禁自怨自艾: “当初在杭州当官 鸡肉老酒钱财粉头,是何等的逍遥快活,没来由爲了贪图别人几两银子, 到牛家村去杀那贼泼妇强盗老公弄来这份活罪受。” 段天德好几次打算撇下李萍,独自一人偷偷熘走。 但转念一想,总是不敢,对她暗算加害,又没一次成功。 这道护身符竟变成了甩不脱、杀不掉的大累赘, 反要提心吊胆的防她来报杀夫之仇当真苦恼万分。 不一日来到金国的京城中都燕京。 段天德心想大金京师,地大人多,找个僻静所在躲了起来, 只要找机会杀了这泼妇江南七怪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找不到自己。 他满肚子打的如意算盘,不料刚到城门口, 城中走出一队金兵来不问情由便将二人抓住, 逼令二人挑担。 李萍身材矮小,金兵给她的担子轻些。 段天德肩头却是一副一百来斤的重担,只压得他叫苦连天。 这队金兵随着一名官员一路向北。 原来那官是派赴蒙古部族宣示金主敕令的使者。 随行护送的金兵乱拉汉人百姓当作脚夫,挑负行李粮食。 段天德抗辩得几句,金兵的皮鞭便夹头夹脑的抽打下来。 这般情形他倒也经历甚多,已是不足爲奇,唯一不同的是, 以往是他以皮鞭抽打百姓之头今日却是金兵以皮鞭抽打他本人之头。 皮鞭没有甚麽分别,脑袋却是大爲不同了。 李萍肚子越来越大,挑担跋涉,实在是疲累要死。 幸亏她自幼务农,习惯劳苦,身子又甚是壮健, 而且豁出性命因此也能勉强支撑不倒。 往后数十日时间,尽在沙漠苦寒之地行走。 其时虽然还是十月天时,但北国之地却己是渗骨奇寒。 这一日竟然满天洒下雪花,黄沙莽莽,无处可避风雪。 三百余人排成一列,在广漠无垠的原野上艰难行进。 正在行进间,北方突然传来隐隐喊声,尘土飞扬中只见万马奔腾, 无数兵马向他们急冲而来。 正当衆人惊惶不知所措的时侯,大队兵马冲涌而至。 原来是一群败兵。 衆兵将身穿皮裘,也不知是漠北的一个甚麽部族。 金国官兵见败兵势大,队伍即时大乱,衆士卒纷纷抛弓掷枪, 争先恐后的四散奔逃。 有的没了马匹,徒步狂窜,给后面乘马的败兵冲涌上来, 转眼间倒在马蹄之下。 李萍本来与段天德同行一起,被衆败兵犹如潮水般涌来, 即时冲散混乱之中已不见段天德的踪影。 李萍慌忙抛下担子,拼命往人少之处逃去,幸而各人只求逃命, 倒也无人伤及于她。

上一篇:处女女友被轮姦 下一篇:校花之英雄救美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