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本兴是外地人,但在山海关这一带当兵七年, 退伍后又在这里工作所以他对周围很熟悉。 这一带的农村都很穷,军队养鸡场拿国家工资的职工就成了四周村子里姑娘们的追求对象, 能说能干的胡本兴更是众矢之的但本兴从来就没看上那些土里土气的姑娘。 这样几年过去小胡变成了老胡,他还是一光棍汉。 八四年、本兴在诏子寨认识了刚搬回娘家的刘琴一家人。 胡子大哥,我能在你们这里上班么?莲香怯生生地问。 能啊,我这里正要招一临时工,你先来,以后有机会再转正。 小美人连香在一个早晨的传奇经历当天中午就成了刘琴一家的热门话题。 姐姐莲英心里更多的是嫉妒,莲英想查是我早晨出去卖鸡蛋, 这份工作就是我的。 而那天早晨也本应是莲英去的,可是她有点事, 莲香就替她去了。 刘琴说咱得谢谢莲香这个胡子大哥,请人家来家里吃顿饭吧。 当本兴来到莲香家里时,一脸胡子已经刮得干干净净了。 小妹悄悄拉莲香的手问: 二姐,你这胡子大哥怎么没有胡子啊?当本兴饭后跟刘琴说起打算娶莲香做媳妇时, 刘琴想了一会才说: 莲香能嫁给你这样的干部 谁都高兴。 不过俺家四个闺女,莲香是老二,她姐莲英今年二十, 大莲香两岁她俩长像个头都差不多。 俺这穷地方有个说法,‘姐姐没出嫁,妹妹不能嫁人’。 再说我刚才看莲英对你也有意思……她胡大哥, 你看是不是娶莲英好?其实对本兴来说确实娶谁都一样, 但那天早晨活泼的莲香给本兴的印象很深他还是娶莲香。 最后本兴搞了个平衡: 要不让莲香把招工的名额让出来, 莲英去养鸡场上班反正我还有点权,莲香的工作不愁。 莲英虽然没有嫁给本兴,但这结果她也还是特别高兴。 她抱着莲香在炕上打磙,莲英知道是妹妹给家里带来了不一样的明天。 莲香和本兴结婚的第二天,莲英也到养鸡场工作了。 本兴把她分配到下屯的养鸡场, 又给她介绍了一对象: 木纳刘成。 按官方有关卷宗里的措辞,本兴是性慾亢奋者。 本兴在成为鸡场的领导之前,曾经同周围村里的一些女人不断地发生过性关系, 因为本兴不想娶她们所以用金钱或者肉、鸡蛋来结算这种关系。 后来本兴当了干部,这样的事情就再也不敢做了——干部要注意啊。 莲香提供: 我男人性慾特强,和一般男人不大一样, 平时俺们都是九点上炕睡觉那天也是。 一上炕,他就弄了我半多小时,我完事了以后他想要再弄一回, 我们就又弄了一回弄得我生痛,完了就睡了。 睡到后半夜三点来钟,他醒了,也把我推醒, 又弄了一回……本兴给莲英介绍的对象刘成莲英并不满意, 莲英觉得刘成太木讷她还是想本兴好。 另外本兴是书记,刘成是鸡场的出纳。 可当初莲香的胡子大哥现下已成了自己的妹夫。 莲英中午总是到妹妹家里吃饭,晚上回诏子寨。 这天中午莲英照例来到妹妹家,推门进去,妹妹不在, 本兴一人躺在炕上。 莲英这时忽然想象本兴正在和莲香在炕上做男女性事, 这样想了心中就非常兴奋莲英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热, 而且发热的不单是脸以至于莲英觉得从脸一直热到脚, 两只手的手心尽是汗。 莲英蹑手蹑脚爬到炕上解了自己的衣襟,莲英想, 如果那天母亲能够……当莲香进屋时莲英已经开始品嚐高潮了。 莲英正赤着身子在本兴身如同马背上的勇敢的女骑手, 肆意纵跃汗水使头发贴在脸上。 莲香还清楚地看到在莲英鼻子两侧,一些细小的汗珠正在渗出, 小美人莲香觉得有些晕厥这一幕香艳的场景和耳边传来的欢谑的做爱声让莲香觉得耻辱、兴奋, 汗水从莲香的额上背上和两腿之间渗出。 莲香哭了,前面的两人一是自己的姐姐,一是自己的男人, 怎么办呢?莲香站在炕前闭上眼睛,泪水在美丽的脸上缓缓淌下。 这时候房里所有的声音都停下来了,莲香听得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 一只胳膊轻轻的搭在了莲香的肩上, 莲英擦去妹妹脸上的泪水: 别怪胡大哥, 是我愿意的。 莲香睁开眼看赤身的姐姐,莲英已经高潮中恢复了出来, 异样地平静。 大哥是你的男人,那是因为胡大哥喜欢你。 按咱们这的规矩,本该我先出嫁,咱妈的意思也是这样。 我跟胡大哥睡觉也不算什么伤风败俗。 放心二妹,是你的东西我不会拿走。 莲香的心情稍稍平静下来了,姐姐说的也都是实情。 再说,胡大哥的身子你一个人也吃不消,你吃干饭我喝粥, 还不行嘛?嘻嘻……姐瞧你在说什么呢!还不穿上点衣裳, 别冻身子。 莲香看一丝不挂的姐姐说。 你看,他还没好呢,得把‘它’由‘立正’弄成‘稍息’吧!姐姐莲英指指炕上的本兴。 本兴的那条“熟铜棍”果真还在昂然卓立,莲香觉得姐姐说“立正”呀“稍息”呀什么的怪有意思的, 可是她突然涌起强烈的尿意。 姐,你们先在这儿……,我去去就回。 莲香是真的想去院里的茅房。 别走哇,莲香!一直躺在炕上的本兴这时跳下炕来, 一把搂住了莲香莲英在一旁连哄带拉地也把莲香扯到炕上。 自打莲香嫁了人、莲英跟到养鸡场工作以后, 十六岁的三女儿莲娜考到县城里读护士学校去了。 莲娜只在每个月最后一个星期日回家,刘琴身边只剩下莲娥了, 四女儿莲娥比莲娜小一岁在乡里读初中。 莲娜在县城读护校,每个月要花三十块钱,刘琴拿这笔钱不容易, 还是本兴听莲香说了后自己拿二十块,又让莲英拿。 刚懂世事的莲娜也知道不仅自己上学,其实整个全家都在受本兴的惠。 第二年春天莲香怀孕了,到了夏天,莲香托姐姐莲英捎话让妈来场里住, 说是自己料理家务主要还是对生孩子的恐惧, 请妈来给自己做个伴。 岳母刘琴的到来,对本兴一喜一忧。 老美人刘琴年近四十,风韵犹存,在本兴第一次去她家中求亲时就想今后有机会同这位丈母娘大姐弄上一回。 这次刘琴住到家里来,本兴自然欢喜;忧的是在刘琴眼皮底下就不能和大姨子莲英再胡来了。 这天傍晚,本兴回到家里,一进院子,看见丈母娘刘琴正在门口用搓板洗衣服, 天气很闷热刘琴只穿了裤衩坐在小板凳上。 本兴很清楚地在刘琴低头时看到一双依旧如少妇一样挺实的乳房, 这对乳房随刘琴搓洗衣服而上下颤动裤衩外露出的大腿白皙程度不逊她的女儿们。 而本兴这几天因为刘琴的到来,中午不能再和莲英一起快活, 见到这么妖娆的丈母娘不由全身发热发燥。 本兴拴上院门,绕到刘琴身后,两只手刘琴身后环去, 紧紧地把她抱住了 口里轻轻地说: 我的好姐姐!刘琴其实只比本兴大五岁, 的确是丈母姐姐。 丈母姐姐三十九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是自九年前死了丈夫, 就一直未嚐过男人的滋味。 住到莲香这里后,大家睡在一铺炕上。 一连几晚上,莲香以为妈睡了,便翻过身去和本兴撮把戏, 本兴总是把声音搞得很大。 莲香最初是在极力控制动作的幅度,但无法抑制的兴奋不断感染着身侧的刘琴。 九年之旷使刘琴对肉体更加渴望,她闭眼朝墙而卧, 夹紧双腿想象身旁享受鱼水之欢的并非女儿莲香而是她自己, 这种意淫更加刺激刘琴。 这几个晚上,一炕之上,旱涝两端,两人欢乐一人愁。 当本兴身后伸来的双手环抱在自己双乳上时, 刘琴的感觉触电一般她浑身瘫软了。 本兴腰下硬梆梆的性器抵在她的背上,并且在轻轻地摩擦。 下面的短裤被本兴扯了下来,刘琴觉得一阵清凉, 搓板掉进水盆里通地一声,溅出了水。 院里的声音惊醒了屋里在炕上睡觉的莲香, 莲香懵懵懂懂地问了一声: 谁呀?刘琴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本兴说: 没谁我回来了。 嗜睡的妊娠女人翻了身又睡去了。 惊魂甫定的刘琴被强壮的本兴抱孩子一般抱到房山墙边, 本兴迅速解开自己的裤子掏出磙烫坚硬的鸡巴, 而刘琴被本兴安置成弯腰向地的姿势。 本兴微笑轻轻拍了拍刘琴向上撅起的雪白的屁股。 浓密的阴毛、黑亮的阴唇,这些都和她两女儿莲香莲英大不一样, 使本兴觉得更有趣。 低头弯腰的刘琴感到一根坚硬磙烫的棍子充满柔情地从后面顶进了自己的身体, 久旷的刘琴兴奋得全身发抖以至于她觉得自己每一器官都在收缩。 她用力向前弯腰,向后凸起自己的屁股,汗水鼻尖和下巴滴到脸下的草上, 她觉得自己的唿吸越来越重了。 随着身后那根棍子一次比一次有力、一次比一次更快、也更深的抽动, 刘琴闭上了眼她感觉自己的牝穴如同绽开的花在怒放, 彷佛这朵花就是自己的全部了莫名的快感从这里流出, 流到手上脚上流到身体的每一末稍。 也许是久旷之故,也许是这种和女儿的男人以这样特殊的形式交合, 给了刘琴极大的刺激她的高潮出乎意料地很快来临了。 从她私处那朵绽开的花心不断向外幅射的快感使她的腿软了, 再也撑不住了终于跪在了地上。 她缓缓掉过头,看见的是本兴兴犹未尽地立在自己身后, 裤子被褪在膝下那根坚拔的鸡巴上满是自己分泌的东西, 兀自摇头晃脑。 刘琴充满感激地双手握住这根滑腻的鸡巴,慢慢含进了自己的嘴里。 本兴惊奇地睁大双眼,这是本兴未有过的体验, 其实本兴也没有想过还有这样的玩法。 一月后,刘琴卖掉了诏子寨的家,在一九八五年这使刘琴有了一千多块的收入。 刘琴拿这笔钱带几孩子搬到了女儿莲香的家里。 孩子们都很高兴,在城里读书的莲娜从此不再跟同学们说起家住诏子寨那个穷村子, 而是住在军队大院了。 莲英住过来不仅到养鸡场上班近了,更重要的是可以公然和本兴睡在同一张炕上了。 本兴家里的炕显得小了,不够睡。 本兴很卖力地在一天之内重修了炕,砌了一个可以睡下全家六人的大炕。 莲香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就把每天晚上的事情推给了姐姐莲英, 睡觉的时候自己睡在炕头让本兴那边睡的是莲英。 她悄悄的对本兴说: 胡子哥,咱们的事可别让我妈知道, 小心点儿!北方的农村晚上没有什么事好做吃了晚饭, 人们八点多钟就上炕关灯睡觉了这种作息习惯持续了千百年。 直到电视机走入农家院,才革命了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习惯。 莲英盼家人们睡去,在黑暗的等待之后,她悄悄钻进了本兴的被子, 她知道这个大自己十三岁的妹夫正在恭候她。 她一直很小心的动作,尽量不发出声,唯恐让身旁的刘琴察觉。 在偷偷摸摸的紧张之中,或许对女人更容易达到高潮。 那种被掏空了般的感觉一阵阵袭来,莲英松软了。 但和妹妹不同的是,她的双手紧紧地缠住本兴的脖子, 并且指甲深深地掐进本兴的肩膀里。 在喘息中,莲英觉得世界就停在自己的高潮之中, 她闭眼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空白很快被本兴打破了,本兴爬起来蹲在莲英身边。 窗外的月光这时不失时机地避开云层,照了进来。 借着淡淡的月色,莲英看到本兴粗壮有力的鸡巴正在自己的脸旁, 她能闻得到鸡巴上混有两人分泌出的刺激气味 更让她目瞪口呆的是本兴把他的鸡巴放到她的嘴上 她侧了侧脸而本兴又把她的脸扳了回来。 莲英啊,用嘴来舔舔我的鸡巴。 本兴用很温存的声音低低地说。 自上次丈母姐刘琴忽发奇想地为他口交之后, 本兴就开始热衷于这种有趣的方式了。 可是对莲英来证明仍然是不能接受的,自与本兴的关系对莲香公开后, 莲英并不把男女性事当作多么隐秘、羞涩的事了。 在午间休息的时候关好了里外的门,她和莲香轮流和本兴做事, 这样几次以后她便开始喜欢在自己和本兴做事的时候莲香在一旁观看。 莲香的存在使她感到另一种兴奋,她还喜欢躺在一边兴味十足地看莲香和本兴在一起翻来磙去。 可是用嘴去含男人的鸡巴仍是让莲英无法接受, 而且她对本兴这种念头都很吃惊。 于是莲英紧闭嘴,使劲儿摇头。 美好的高潮正在慢慢从体内飘散,她甚至已经对横在自己脸前的男人性器感到一些厌恶。 但是让莲英更吃惊的事情这时发生了。 刚才明明已经睡去的妈妈刘琴这时爬了过来, 莲英险些喊出声来一时间她万念俱灰。 自己和本兴的丑事被妈看到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啊, 这时莲英希望的就是炕上裂开一条缝让自己钻进去。 但是炕上并没有裂开缝,而是妈张开了嘴。 不知是适应了黑暗还是月色更亮了,莲英清楚地看到妈双手捧本兴的鸡巴, 张开嘴含住了那个被莲英和妹妹莲香称为鸡巴头的龟头 然后像吃冰棍的孩子一要的表情一样的欢悦、一样的津津不舍。 本兴的鸡巴本是横在莲英的脸上,而现在目瞪口呆的莲英离妈的脸是如此之近, 妈的脸庞几乎贴在了她的脸上莲英看不到本兴的脸, 但想象他必是一副沉醉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本兴觉得自己的姿势有些累,便平躺在炕上, 叉开双腿。 刘琴越过女儿莲英伏在本兴的胯间,一如即往。 熄灯之后,刘琴自然不会像小女儿莲娥一样怡然睡去, 当听到荡人心旌的声音时起初以为莲香又在和本兴撮把戏, 当察觉到就在自己身旁时她悄悄转了身,黑暗中她已知道是大女儿莲英。 其实莲英和莲香之间的事,本兴倒是没有瞒刘琴, 在那一次交合之后本就洋洋自得地一五一十说给了她。 女人迟早都要让人弄,莲英比莲香还大两岁, 让本兴弄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弄了就弄了,那两小的,你可可别沾手,还是孩子呢!刘琴边提裤子边对本兴说。 本兴咧嘴笑: 好,好,我听丈母姐的,等她们大了再说。 刘琴用手点本兴的鼻子: 哼,别臭美!我们娘仨够你折腾的了。 今晚刘琴在黑暗中被莲英搞得慾念此起彼伏, 而用嘴含弄男人的鸡巴对刘琴而言也是只有一次 上一次是偶然的契机为了表达自己对那根把自我弄得无比舒坦的鸡巴的一种特殊敬意, 而这一含就使无坚不摧的本兴在她的嘴里射了精 那种感觉可真让刘琴舒服。 刘琴在她三十九岁这年喜欢上用嘴来对付男人的鸡巴。 当莲英不识此中滋味儿拒绝本兴的时候,刘琴实在按捺不住了。 莲英被妈深深地震撼了,如同坠入云雾之中。 而当她云雾之中挣出来,她又被妈深深地感染。 她匍伏爬过去,把脸枕在本兴肚子上,看妈的动作。 本兴的手很合时宜地在这时抚上了莲英的屁股, 而这种抚摸立即刺激了莲英的一念头: 女人的嘴去弄男人的鸡巴 看起来不坏那用男人的嘴来舔舔女人的屄也不会差。 于是莲英蹲了起来,跨骑在本兴的脸上,用自己的洞口对准了本兴的嘴。 这一次,轮到刘琴目瞪口呆了。 而这时,莲香和莲娥一在炕头、一在炕梢,睡梦正恬。 这以后的事情, 有许多不同的说法: 《一夫乱伦下的母女四人》文中说本兴同莲英发生性行为是在刘琴举家迁来之后, 而以后的全家淫乱行为是由刘琴说服成功的。 《大炕上的风流母女》一文说在护校读书的莲娜自始至终没有介入这场昏天黑地的群体性交。 而《荒唐女儿荒唐娘》将视角放在最小的女儿莲娥上, 为了避免让莲娥怀孕刘琴安排每夜由莲娥先同本兴性交, 而后依次是莲英、莲香等最后是她自己,云云。 很多种说之间的不同甚至相互矛盾,说明在这些细节上作者们并未取到真正详实的资料, 其中有各人的想象成份存在。 与此相关的女人们都三缄其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