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今天有点不同,平时八点还赖在被窝里的我,竟在早晨六点未到就跃起床来了。因为今天将是我首次和这位在我读高一时就互相通信的笔友见面的日子。她叫依君,住在南部,和我一样都是十八岁…我和依君约好了九点在火车站前碰面的。看了看表,离接她的时间还早呢!我伸了个懒腰,推开门,先去上个厕所。每次握着我那话儿时,总是在心中暗自得意。这个陪我经历过大大小小无数『战争』的大钢炮,说不定在今天又能勇战沙场了。想着,又走回房里,拉开了抽屉,拿出依君前两次写来的信。最近一年的通信,我都尽写着一些挑逗性以及入骨的淫秽文语。依君起先有些反感,还似乎和我反了脸。但后来也就慢慢的接受了,并也开始回写着类似我手法的信件。她有时写着自己如何地把小黄瓜插入阴户里自慰、有时又会形容要我如何以某姿式来干插她。每次看她的来信时,我都会不禁的打起手枪!我此刻就一面重读着她的信、一面使力地摇晃着我露出睡裤外的膨胀肉棒。依君恍然就光裸裸的站在我面前,以她的大乳不停的摩擦着我的脸。我闭起双眼,越摇越快,在快达高潮之际,房门的敲打声竟在我耳边响起,使我吓了一大跳,宝贝也惊得缩了起来…「谁啊?一早八早就敲打我的门!」我生气地喊问着。「是妈啦!臭小子,除了我还会有谁?」妈妈没好气地说着。「喂!阿庆,你不是说你的笔友今天会来我们家住上两、三天的吗?」「是啊!我待会儿就到车站去接她啦!」我回道。「妈妈现在要回公司了,要我送你一程吗?」「不了!现在还早,!你自己先走吧!我待会自个儿去就行啦!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苦笑着说道。被妈妈这么一搞,连自慰的热火也熄消了。唉!还是先去冲个热浴,早点出们去,也好在接依君之前找点早餐吃…——————————————-第二话在车站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连火车头影都没看到。问了几次的询问处都只是说『快来了』。又过了五分钟,火车这才缓慢地推进而来。我等着、等着,面对下车来的搭客们,不禁地踌躇起来。我老是催促依君,要她寄照片给我。她却推说什么保持神秘感的友情才会长久的鸟话。唉!美的话要多长久都无所谓,要是长得『爱国』,那就…嘿!终于看到一个穿黄色T恤和白色短裤的少女。那是我们约好互相都穿着一样颜色的『情侣装』。没错,就是依君!她的T恤上还印有她最喜爱的HELLO KITTY呢!她也立即认出我,向我走来。我们互相地说了几句客道的话后,便走出车站。「嗯…先到我家去吧!」我看着帮她拖着的那一大箱的行李。「好啊!我的人就交给你啦,全由你做主!」依君嘻皮笑脸说着。在计程车上,我打量着依君。她跟我想像中白晰晰的『许若瑄』模样相差得好远啊!依君的皮肤是健康的金黄色,染着一头褐黄的长发,细看之下,其实也长得不错嘛,由其是配上那一身的超棒身段,还真有点儿像『饭岛爱』嘿!不久,计程车就到达我家了。我帮她拿了她一大堆的行李,蹒蹒跚跚地拖着进入家中。「哗!你打算到非洲去啊?带这么多的行李!」我讽刺的笑问着。「嗯,人家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嘛!」依君嗲声回道。「你随便坐,就当这是你家吧!我进厨房为你倒杯冻柠檬茶。」当我准备好柠檬茶出来时,竟发现依君己在我的房间里。她的手中正拿着她写给我的信,还在那阅读着。啊!原来是刚才拿出来时,忘了放会抽屉,竟搁在床上。「哗!你怎么乱把这些信扔在床上啊?被你妈妈看到了我那还有脸在此…你…你好没责任感啊!」依君见我走进来,便转过身来责备着。「我是故意放在那儿让你看的嘛!我要你照着信里所写的一样,实现我俩的梦幻啊!」我暧昧地胡乱笑说着,并走到依君的身前。我轻闻着她的发香,并开始以右手缓缓地拨开她的金黄的长发,去舔着她的耳边…————————————–第三话我用鼻子顶着依君的耳朵,.微微地轻咬着她耳垂。她此刻全身的血开始逆流着,并发出细微的呻吟。她的感觉亦来了!我的双手游到了她胸前,隔着T恤把她的那两颗坚挺的大奶奶捏得紧紧的,使力按压摸着,看着它在我的手中变形。依君亦也很放,居然主动的以双手用力地将我的屁股拉近,老二就顶住在她的阴户上。她还不停的扭动着下体,提升摩擦感,令我的老二也越膨越涨、越来越硬挺。我们俩眼对眼凝视着,似乎感觉到对方眼中的慾火,正赤烈烈的燃烧着。依君突然把我推开,躺卧在床上…「你不是要我照信里所写的那样吗?我这就乖乖的听你的话啦!」她媚着眼望着我哼道。只见她开始用手在自己身上抚摸着,并缓缓地拉开身上的T恤。她那半张半闭的双眼真的好性感呦!我就立即蹲跪在床边,靠近一点的仔细地瞧着依君自慰起来。依君用双手把短裤连着内裤一起给缓缓脱下。只见她以右手竖起两根手指,先轻轻地摩擦着淫毛盛长的大阴唇。摸着、推着,便插塞进那湿润润的阴道内。一次进到了尽头,然后用力的转、用力的扭弄着。依君的双腿不断的越张开越开,并高悬在空间上。那双腿开始不停的震动着,浓黏黏的淫水亦从她阴道内不断一阵一阵地流出。依君的手指不停的发狂抽插着,似乎想把小穴都给插烂掉。「嗯嗯…别楞在那儿傻看嘛!快…快…就如你信上所描述那样…来… 快强暴我啊!」依君嘴里哼着女生快感的呻吟催促我着。我不会强奸任何的女孩,因为那是违法及不人道的!但玩这种强奸的游戏又不同了。这可是当事人双方都同意的,我不会由此被抓入狱,然而却又能享有强暴的真实感觉!「臭婊子,我要把你绑起来,把你弄得疼痛,并哀求着我!」我阴笑的说着,然后从我的衣柜底下的小箱。我从小箱内取出了我到日本游玩时,好奇兼好玩的买来了一些性变态的玩具;有蜡烛、鞭子、长针、绳子、夹子、充气球、电棒、水灌管子、自慰棒等等的小玩意儿…「嗯!好激动啊!但…又…好怕啊!好哥哥,我怕怕…」依君看着我那出这些家伙后,嗲声娇气地说着。我把绳子紧紧的把依君绑上。虽然尽量的模仿着日本A片里的绷绑,但出来的效果就是有点怪怪的!哎,不管了,只要把她的乳房给紧迫突显出来就行了啦!「啊!你好怀啊!把人家的嫩滑奶奶绑得如此红肿…」依君喊叫着。「哼!好戏在后头呢!」我暧昧地抛了一个媚眼过去。我把依君的手脚都张得开开的,分别紧绑在床上的四个角头,让她动弹不能,并开始以鞭子打在她滑嫩嫩的身上!这些日本变态王国制造的特别玩意儿,只会使受苦人有爽痛的感觉,绝对不会弄伤人的!依君的身躯被我鞭打的遍体都是红迹累累,但脸部的表情却似乎在感受着极乐,嘴唇间也不断地哼出『嗯…嗯…』的淫荡声,并还哀求我勐力一点的抽打她。一番鞭打之后,我又拿起另一个玩意儿。我把粗大的红蜡烛给点着,对准依君的阴户上,滴着溶化的蜡油…「啊啊…痛…痛…好…倒多点…多点嘛…对…好…好爽啊…噢噢噢… 奶头也给滴一滴…对对…啊哟…哟哟哟…爽…爽快…」依君微微地唿叫着,并不断地扭动着身躯。然而,被紧绑着的四肢令她无法大幅度的动移着。「哪!现在我试试新花样啦!」我一边说着、一边用长针刺着依君那已经硬硬挺起的粉红色乳头。这令得她更加的疯狂,屁股儿不停的把蜜穴推高。我也调皮的拿起了三个夹子,两只夹住了依君的阴唇的两边、另一只夹住了她那突起高肿的阴核。「啊啊…啊啊啊啊…痛…哟哟哟…痛…痛啊…」依君发癫的哀鸣着。我那会如此容易的就此罢手!我用电棒电电她的嘴唇、乳头以及她的阴户。没想到当电棒触动到她的阴部时,一阵一阵的淫秽浪水滔滔地直洒喷在我面上,整个脸都湿淋淋的!「哗!怎么会喷得那么厉害啊!来…自己射的自己来舔干净它!」我把脸面贴近依君,她亦像一只饿坏了得小狗,死命地舔啜着我的脸部。她的舌头可真长啊,比舔过我的任何女生的舌头要长过一半耶!我的脸不但没被舔干,反而被她弄得更加的湿黏黏的…我看着她那红肿的阴唇。哗!肿得好肥沃啊!不少的淫水还在缓缓流出来。我忍不住了,把所有的夹子都拿掉,把嘴挤贴紧在依君的蜜穴里,『啜…啜…』地喝着里边流不尽的蜜糖。我的舌头直搞蜜巢,疯狂的撩弄着那层层的蚌肉,并硬伸入阴道内舔着那里边的滑嫩阴壁。跟着,我完全脱了缐,迅速地剥掉身上每一件的衣物,整个人趴骑在依君的身上,把膨胀得如金刚钻般的坚硬肉棒推进她的阴唇缝隙里,开始着勐烈无比的抽插。「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依君连声地高喊着。我一面按压着依君硬挺的巨型奶奶、一面节奏性的进进出出依君紧迫的小穴,快感一潮接着一潮而来。抽插没到十分钟后,竟然达到了极点。我立即把肉棒给滑出,急忙地塞入依君的嘴唇之间,并在她使力的吸啜下,把热腾腾的浓白精液喷射进她的口腔内。依君好像喜欢吸男人精液,竟然咕噜咕噜地一口气把它都吞并入肚…————————————第四话「嗯!我不依…我不依!你高潮了,人家却还都没有泄…」依君不快地嗲声埋怨说道。「你的经验还挺丰富唷!」我有点惊讶。「说实在的,他是我邻家的哥哥,大我五岁,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他可是你之外我唯的一男人,也是我真正喜欢的。」依君凝视着我缓缓说出。「我是为了好奇和解闷才跟你交往的。我那男友虽然很好、也很爱我,但就是太沉闷了,一点新鲜感也没有,就是做爱,也一层不变,令我都有点儿冷感了!但是,我还是爱他…」「我了解!没问题的,我们本来就是为了交交朋友的嘛!我没有要任何的承诺啊?来…别提他了,咱俩来爽咱自己的!」我笑笑的说着。我并未把依君解开,只对她红涨的阴部直望着。「喂!你说我的拳头挤得进去你阴户里吗?」我突然问道。「你的拳头跟垒球一样大唷!那…会…很痛啊!不过竟然玩了就玩疯点!希望不会流血吧?嗯!来…来吧!」只见依君咬紧牙关说着,并闭起了双眼。「哗!真的可以呢!你的竟然可以松得如此的大…呵呵呵…你现在一定是很爽咧!」我逼压推入她阴道的拳头居然真的慢慢地向前滑入。「啊…哟哟…裂了…裂了!」她痛得哭了出来。「安啦!只是稍微的张裂,并没出血,别怕!」我开始喜欢虐待她的感觉、喜欢把人当玩具来玩弄。我像狗似的不停舔着她阴蒂的小肉粒,并不断把口水吐在她阴户中,以增加润滑的作用。.我把拳头虚握,在依君的阴户里很慢、很小心地扭转着。「啊啊…用力塞啊!嗯嗯嗯嗯…不准停!嗯嗯嗯…好痛苦!转啊…钻吧!啊啊啊啊…能多用力就多用力…快…快…」依君发了狂。「我正在里面旋转啦!爽不爽啊?」F:痛!好痛!但…我愿意!来…来啊…」我看她痛得直哭却还死命的要加速。看来她已经爽得完全的失去了理智!还是别太过份,不然可会闹进医院了!嗯!还是换另一个游戏吧!我把依君的左脚给松绑,然后用气球在她的肛门内充气又放气,重重复复,令得她得到另一种的莫名高潮,嘴里直喊爽!我拿起灌水管,把刚才本来准备给把依君的柠檬茶给倒入了管里,然后开始灌进她的肛门!我尽力的压射着,把茶给硬硬的射进肛道内。.可能是如浣肠的作用,没到几分钟,肛门竟然有屎跑出来,连尿尿也喷射了出来!污秽的屎尿突然把我的床单给弄脏,令我不知所措,立即松开所有的绳索,连人带床单都推铺在地上。————————————-第五话「哗!有没有搞错啊?你差点儿就把我的整个床埝都弄脏了!幸亏只有被尿洒湿,没被大便弄垮掉!哈哈…不然的话,难道要我跟妈妈说自己大便在床啊!」我没好气的笑道。我看着躺在屎尿中的依君,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刺激感!我居然也扑进在那屎尿堆里,把依君尿和屎都往自己身上摩擦。这种臭味感却刺激了我的脑部,令我兴奋得到了极点。刚射精不久的肉棒又再次膨胀坚挺起来…「来…捡起你的大小便,都抹在我的大老二上!」我吩咐着。满身屎尿的依君照办了。「好!含着它!不准用手…只能用舌头!舔干净…吃完它!」我居然说出了这无理取闹的话语,令我自己也吓了一跳。然而,更令我惊诧的是,依君只踌躇了一秒,竟然真的把我那整条涂有大小便的肉棒给含入嘴中。只见她吸着、啜着,居然把我的老二给舔吸得干干净净、龟头也被舔得闪闪发亮呢!「主人,我恳求你!把你那发热发烫的巨大屌狠狠的插进我那儿!得勐力的挤爆我淫荡的阴穴啊!」依君过后像奴隶般的跪倒在我身旁,哀求说道。我太激动了!太兴奋了!立刻把她按在地上,发狂似的全力抽插。不知是否身上屎尿的功能,竟然连续地抽送了大约三十分钟也丝毫无泄意,反而越插越有劲,直把依君爽到了七重天去,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一切都抛在脑后,只知道大声喊叫、大摇晃着柳腰和屁股来配合我的勐力抽送!「呃…呃…呃…呃…呃…」依君大喊大扭动着!我把依君的两条腿愈分愈开,用尽全身最大的力量干着她的阴户,极快!极勐!极乐!并用双手捏烂她的乳房,看着那奶奶在我手中变形扭扁…「主人…对…对…请你将你那粗红的棒子再深再快再勐烈!」依君哭啼啼地哀求着。「好…我的小乖乖!如你所愿…我狠狠的抽插…每一次都将我的屌打进你的身体…插到你的核心…爽不爽?!」「YES!YES!爽啊…爽极了!」依君感激得哭泣了。我们这两条浑身是屎尿的臭肉虫,就这样的直干到天昏地暗,我射了一次又一次,而依君也达到了数十次高潮,身躯不停的颤抖震动着。过后,我本来想收藏着这一条略有记念价值的床单。无奈的是它实在是太脏太臭了,跟本就无法收着,就连洗涤都有问题呢!我便在妈妈回来发觉之前给扔掉。我是跑到离我家五户,扔到我最讨厌的方老爹家后院的花园里去的,让他也嗅尝着我和依君的尿、屎、精液和爱汁的接合品!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