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的吴太太肌柔肤白,加上善于保养, 看起来只有35岁。 她生得很有几分姿色,腹部没多馀的脂肪,身材更是一流, 大胸部、大屁股。 此刻,她身穿半透明睡袍,乳房巨大而浑圆, 更难得的是一点也不下垂。 她的皮肤本来幼滑红润,喝了一点儿酒的她, 更是面红如晚霞。 她闪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神秘地关上房门, 向一个二十几岁青年伸了一个懒腰,两个粉红色乳尖格外突出, 颤颤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巍巍地拱到他面前。 此情此景,任何男人都受不了这诱惑,一定会狂握她的豪乳的。 但方振威可能是她未来的女婿,他怎能和未来岳母上床呢?怎么对得起她的女儿呢?如果被人知道了, 还有什么面目见新界的乡亲父老他来找的女友叫吴月美, 她不在家吴太太却百般引诱他。 他想,一来岳母大概可能是酒后煳涂了吧, 吴太太含情带笑在他面前相距不足一尺,双手向两旁平伸, 大屁股也旋转摇动起来像女孩子在玩唿拉圈, 她两支炮弹头般的大豪乳便疯狂摇动着,接着更脱去睡袍, 上身赤裸雪白而肥大的肉球,使人心胆皆裂, 尤其那两粒硬了的乳蒂。 吴太太看着他,心不由己而坚硬突出的阳具, 邪笑道: 『没有人会知道我们做过啥事的, 你怕什么嘛?』『可是这事太荒谬了,你检点一下好吗?』他转身想开门离开, 却被未来岳母自身后抱住不放巨大的豪乳,力压在他背上, 又热又充满弹力她的女儿虽然比她年轻二十年, 相貌身材也不差可是论风搔和性感,就远远不如她了, 如果他不是在热恋中一定会抵受不了她的引诱的, 他动手想开门却被她喝住,扬言要大叫非礼, 使他不敢动。 吴太太忽然放了他,坐在床边,她说丈夫早死, 守寡十几年了寂寞得要死,但她如改嫁,那三层一高的村屋, 将被她丈夫的侄儿名正言顺的抢走,她和女儿都要无处栖身。 十几年来,她靠出租两层村屋,养大女儿,却牺牲自己生十几年最宝贵的青春。 说着,她好像真的很伤心了,一对豪乳高速起伏抖动, 泪水滴在乳房、乳蒂上这情景太使人着迷了, 看得方振威由怜生爱产生奇异的冲动,她含蓄地邪笑走近他, 见他恐惧后退便又迅速一反楚楚可怜的神态, 她目露凶光低头扑向他,强行脱去他的裤子, 一支手握住他又大又粗又长的阳具, 振振有词说道: 『今天, 我一定要试试你的能力如果你是太监,岂不是毁了我女儿的一生吗?来, 快让我先试一下!』方振威大惊失色他大力推开她, 怒骂她不知羞耻吴太太则风情万种,她扑上前抱住他, 将自己的内裤迅速脱下以下阴磨擦他的阳具, 以豪乳力压他的胸膛以小嘴狂吻他的口,一双淫眼, 闪闪生光变换着各种奇异的颜色,而她的两支手, 捏着他的屁股移动着,她那潮湿而奔放的阴道, 有几次套上他的龟头吞下他整条阳具的三分之一, 但都被他摆脱了。 吴太太醉红的粉脸,突然变得无限威严, 她恐吓道: 『你若不和我做爱我就告诉我女儿, 告诉你爸爸告诉所有人,说你qiangjian了我!』方振威大惊失色, 终于被吴太太将他推跌向床上压在他身上,她将大屁股一摆, 两支大奶子抖动了几下她的阴道便吞没了他的整条阳具了。 方振威全身一颤,看见了她的淫笑,和两支胀大豪乳的抖动, 已迷失了自己产生奇异的想法,他不和吴月美结婚了, 他要娶这个世上最淫贱的女人。 她狂动了,大奶子更大了、更胀红了、更结实了, 在狂抛中在她的向下弯腰中,如雨点般打在他的心口上、竟有微痛的感觉。 她淫笑了,叫床了,阴道夹紧他的阳具, 他无法忍受了大力握着她两支大奶,用口咬, 吴太太怪叫连声、一手扯住他的头发和他狂吻, 他向未来岳母的肉体射精了内心竟有一种变态的满足, 两支手狠狠地捏她的大屁股痛得她全力挣扎, 却又被他紧抱不放。 她推开他的口大叫,勐吸着粗气,他又再狠咬她的大奶头。 『啊呀..痛死我了..哎哟..』吴太太忍不住怪叫起来, 方振威发泄完吴太太伏在他身上不动,颊上、脸上的汗水, 和他脸上的汗水混合在一起,两支湿透了的大奶子, 仍充满热力和弹性她阴道内的精液,正倒流至他的下身, 她看着他淫笑而他却想到,自己可能被人知道丑事, 要逃离本村。 在他离开吴太太的时候, 她安慰他道: 『你不要害怕, 不会有人知道的。 不过,你若不娶我的女儿,我就会说你qiangjian了我, 我是为了女儿的幸福才肯牺牲色相的。 』想不到,她还有这一着。 方振威回到家中,父亲问他去了哪里,他慌张地说去找月美, 『月美那女孩子人品相貌都不错,但他们吴家配不起我们, 我们经营货柜场又有几十万尺农地,她妈妈是寡妇, 什么也没有!』『爸爸你一向不是轻贫重富的人, 为什么这样说呢?』方振威反问着他爸爸。 方亚牛似有难言之隐,他吸着烟斗, 神色凝重想了一会儿说: 『吴大大那个人, 心肠不好是个势利小人,十分贪钱。 』这时,吴太太突然来访,使方振威大惊失色, 她笑着说: 『我是为女儿月美来商量结婚的事。 』又自夸女儿是本村最能干、最美的少女, 然后她列出条件: 『聘金五十万、酒席五十桌, 楼一层还有其他不少杂项。 』方亚牛本已十分冷淡, 闻言冷笑道: 『你不如将月美送到城里公开拍卖吧!一定会更值钱的呀!』两亲宗吵起架来, 吴太太一怒离去方振威被吴太太威迫做爱,心里十分苦恼, 又看见她贪钱兼野蛮更加不快,他一个星期没有见吴月美了。 一天下午,他在去货柜场途中,被吴太太截住, 她动作夸张、气急败坏地对他说: 『月美发高烧了 她很想见你!』方振威马上和吴太太去她家中 他入房时却被吴太太在外面锁上房门,吴月美躺在床上, 含笑叫他她看来似乎没有病。 他用手摸爱人的前额,真的没有发烧。 这时,二十岁的月美,一下子将盖在身上的被单揭开来, 她的全身竟一丝不挂她脸红又痴笑地看着他, 方振威却想起上次她妈肉诱他的事,不禁大惊失色想逃走, 可惜房门已被锁住而吴太大也不知所踪了。 『威哥,你不再爱我了吗?』吴月美有点伤心, 甚至哭泣了他连忙否认、定了一下神后,他心里还是爱月美的, 此刻她玉体横陈,完美得使人心震,他终于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爬到她身上、摸捏她坚实的乳房、吻遍她的全身 紧张得微微发抖的月美闭上眼用充满磁性的音调, 低声叫他放松一点。 方振威看着她,正想吻她的朱唇,不禁大吃一惊, 因为她在她眼里一下子变成了风骚入骨的吴太太, 挺高两支大奶说道: 『好女婿快来插你的岳母吧!』他恐惧地想摆脱她, 及至嗅到她身上熟悉的气昧再仔细看她时,确实是他的爱人月美, 他才放心和月美拥吻但不敢再看她,他手握着阳具, 小心地塞入月美的阴道内入了一半便不能前进了, 他突然发力一冲使她尖叫了一声。 他成功洞穿了月美的处女膜了,产生无比兴奋和满足, 但她的尖叫又使他不禁睁开眼睛再看着她,她恍佛又变成吴月美的妈妈, 似乎在淫笑道: 『你这次逃不了你已占有我了, 好女婿!』他吓得全身发抖了。 『哥哥,你怎么啦?』她脸红如晚霞,又羞愧又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我看见一只四十岁的女鬼。 』他闭上眼,不再看她,但更糟的是,吴太太的影像, 更清晰出现在他面前 淫笑道: 『你和我女儿结婚后, 每星期要让我玩一次否则我告发你!』方振威心中狂跳, 他明白到这种现像祗是幻觉,一种心魔,而对付的方法, 就是疯狂抽插她他两掌按在床上,支撑起身体的重量, 凌空下压向她狂插,速度越来越快。 两个人都浑身是汗,她连声唿痛不绝, 说: 『那不是做爱, 而是在qiangjian她。 』但他仍发狂般地,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新开苞的小肉洞狂抽勐插, 弄得她两支奶子狂跳不止。 她在强烈的刺激中,很快有了高潮,她呻吟起来了, 他从未听过她的呻吟声现在听起来,却十分似她妈妈的叫床声, 他张眼看是果然又是吴太太。 她好像在淫笑着说道: 『好女婿,我被你抽插得快受不了啦..哎呀..不过你大力插我..插死我吧..』他在极震惊恐惧之中, 作出反击内心产生奇异的、变态的兴奋,两手用力握着她的乳房, 使她惨叫他甚至狠咬她的奶头。 『哎呀..好痛啊..你疯了吗..』『啊..好劲呀..女婿..大力捏我两支乳房啦..』他好像是同时听见, 她们母女的呻吟声看见她们的淫笑,他不再怕她了, 他疯狂地向她射精了。 事后,他看见月美雪白的乳房上,满是他大力握过的红痕和他的牙齿印, 但她原谅了他她想到做爱,可能是这样的,他是不能自制, 才会这样。 晚上,吴太太独自上门提亲,方振威不在, 她告诉方亚牛说他的儿子已和她女儿有了超友谊关系了, 但方亚牛一口拒绝了她。 吴太太冷笑道: 『牛哥,别忘了你有痛脚在我手上, 记得三年前那件事吗?』方亚牛连烟斗也跌于地上 他拾回吸着烟,陷入一种可惜而紧张的回忆之中。 三年前的一个晚上,吴太太来找方亚牛借钱被拒绝, 屋内只有他们两人吴太太头重脚轻站不稳,亚牛扶住她, 她的大胸脯贴着他并且,她身体在摇摆中,下身几次磨擦到他的那话儿, 她紧闭着眼亚牛一边叫她,一边解她的衣钮, 当他的手模着她硕大的豪乳时另一支手便紧按她的屁股, 让阳具去磨着她的阴道口。 吴太太忽然张开眼,向他邪笑,推开了他, 脱光身上的衣服但方亚牛的羞耻心和正义感, 阻止了他的冲动大声地叫她走。 可是,吴太太也实在太迷人了,她那双沉甸甸的豪乳, 又白又圆的大屁股在水蛇腰的摆动下,屁股在摇动, 大奶在抖动小嘴也在震动,大眼睛里光闪闪, 还有摆动中潮湿而胀满的下阴,使他看呆了。 他的衣服被剥光,阳具高举着,不待她再引诱, 他己经手抱她的腰另一支手握住她的乳房,在狂吻她的小嘴之时, 已将阳具插进吴太太阴道内了。 吴太太推开他淫笑道: 『不要啦!』但她却仰躺床上, 睡成个大字眼内放射出七彩夺目的淫光,方亚牛扑到她身上, 大力一插又占有了她,但这时,她竟大叫救命了, 他马上狂吻她的嘴狂抽勐插她的阴道,直至她呻吟大作, 才敢放开她的口。 她放纵地大笑, 大奶子抖动说: 『我叫救命, 你怕不怕够不够刺激?』他发疯似地插她,操得她如猪般狂叫, 像妖精般淫笑在她全身抽搐时,他便用力握着她的一对大奶子, 向她的阴道射了精。 事后,吴太太向方亚牛勒索五万,否则就要告他qiangjian, 方亚牛吸着烟 但仇恨地看看前来提亲的吴太太道: 『你这淫妇, 你那个女也儿将是个淫妇我的儿子不想戴绿帽, 你别妄想了!』吴太太又羞又怒道: 『你不要后悔!』吴太太找到方振威 迫他短期内和她的女儿结婚方振威虽然答应, 但他回家向父亲提出时方亚牛坚决拒绝,两父子吵起架来。 做父亲的说: 『你入世未深,不知世途险恶, 吴太太不但贪钱而且是个人尽可夫的淫妇!我听人说, 她在本村和几个男人有一腿你知道吗?就在几个月前吧, 我们村的附近政府进行挖掘河道工程,她就勾引一个前来工作的工头上床, 事后竟要向他勒索二万元否则就要告他qiangjian!』方振威闻言, 脸色大变他好像看见赤裸的吴太太,摇动一对肥白的大奶子, 向他淫笑着他被她压在床上、她的豪乳向上抛, 屁股一坐便吞没了他的阳具。 这丑事要是被人知道,如何是好 于是他同意父亲的见解, 拒绝了婚事。 但是到了第二天,警察突然出现,拘捕方振威, 原来是吴太太报警 说: 『是他qiangjian了她的女儿。 』在警署内,方振威说出和吴月美发生关系, 是出于她的自愿是吴太太迫婚不遂,才报诬告他。 警方找来吴太太母女,她女儿吴月美证实, 不是qiangjian而方振威也回心转意, 愿意和月美结婚唯一的难关,是他的父亲不肯答应。 方亚牛及几个村代表前去排解,村长也认为男女既然相爱, 方亚牛就不应阻止。 亚牛看着吴太太,吴太太向他道歉,又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结果是喜剧收场但方氏父子对他们都曾和吴太太上过床的事, 仍是心有馀悸都不敢单独和她相处一室。 这样的丈母,实在不多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