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的同居女神被我从偷拍到迷姦再被轮姦

Stephy是我的同学也是经常在一起玩耍的朋友, Stephy长相清纯,身高168,有着一双又白又长的腿,虽然只有B罩的胸部,却衬托出不可侵犯的女神模样,因此在高中时候便是学校里的校花,从高一到高三就换过三任男友,也可谓是交际花了。后来我们同时选择了澳洲留学,因为大学都在悉尼市区,所以决定一起合租一套公寓。一开始,我还以为我有机会和她在一起,直到某一天她突然带回来一个男生我便知道我不可能了。那时候的我还不敢对Stephy行苟且下流之事,但自从我在网上加入了一个意淫群以后,我经常偷偷地有手机拍一些她吃饭、玩耍的照片,从Stephy的脚踝,丝袜,小腿,大腿,胸部,凡是能拍到的一样没落下,Stephy在家穿的比较宽松,有时候图方便甚至没有穿内衣,简单地套了一条吊带睡裙。所以更是拍下了很多Stephy走光露点的照片。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欣赏着这些照片,瞬间下面就硬了,用手套弄了几下便射在照片上。然后我熟练地打开网站将Stephy的这些照片和我射屏的照片一起上传在群里,并配字:“悉尼留学生母狗Stephy,供各位同好尽情意淫”不一会儿,评论数量大增,全部都在意淫Stephy,没过两天,各种颜射P图和大鸡巴怼脸的P图也被做出来了,随着我拍的照片越来越多,加上Stephy精美绝伦的脸庞和又白又嫩的大长腿,在悉尼的意淫群里也算出名了,所有人都在说该如何调教她,蹂躏她。阿肯“要我说,看她的穿着就知道是个骚货,表面清纯暗地里都不知道被多少人操过”Matt“每次看到这贱货的脸就tm硬的不行,真想把鸡巴塞进她嘴里”森哥“像这种骚货就该关起来当性奴,喂她吃精液,轮奸她”Jason“干脆还是卖到非洲去当生育机器吧,拴个狗链子在村口,谁想操抬起她的腿就操,这种骚货也只有大黑屌才能满足”我看着这些评论,直感觉硬的难受,龟头渗出的液体打湿了内裤,突然我听到了敲门声,吓得手机都掉了。“Yang, 我能进来洗个澡吗?”Stephy的声音传了进来。说来也怪,我们租的公寓只有一个浴室,在主卧里面也就是我现在住的房间,主卧的房租要贵一些Stephy不是特别愿意便让给了我住,没想到现在方便了我。仅仅露点走光的照片已经无法满足同好们的需求了,于是在森哥的帮助下买了两个针孔摄像头,一个放在了马桶边的垃圾桶里,另一个则放在了洗漱台上,刚好覆盖了浴室所有角度。Stephy再次走进浴室洗澡,我赶紧打开了监控画面,Stephy先将浴袍挂在门后,然后准备坐在马桶上尿尿,殊不知镜头正对着她的屁股,露出了她嫩逼,粉粉嫩嫩的一条缝,上面是一团黑森林,相当的漂亮。Stephy起身脱掉了她的睡裙,果然里面什么都没穿,连内裤都没有。真的是骚到极点。Stephy的奶子虽然不大,但形状很完美,又圆又白,乳头也很坚挺。Stephy先用手搓了搓胸部,然后抬起左脚从脚踝搓到了大腿根部,最精彩地便是Stephy叉开了双腿,右手将洗阴液涂在阴部,来回搓洗,阴唇被不断地翻开,Stephy轻仰着头,一副很舒服的样子,而这一切都被我完完整整地拍了下来。“看你这骚货就是太欠操”我一边打着飞机一边看着Stephy赤裸的身躯。Stephy的男友可真性福,便宜他了。就这样留学这两年多,Stephy洗澡,上厕所的视频被我拍摄了上百部,全部被我上传到了网站上。Stephy就这样被上百人视奸,还不知道自己的裸照在整个悉尼都流传了。而我也不仅仅满足于偷拍她的裸照了,我开始趁Stephy外出的时候,偷偷潜入她的房间,用她的内衣打起了飞机。大家都知道女生的内裤下面会有一层埝布,一端封口一端是开口的,我将她的内裤套在我的大屌上,然后拿着她的奶罩放在嘴边,用手握着内裤来回套弄,看着她的裸照,套弄了没一会儿便射了出来,由于精液射在埝布里面反而不会被她发现,奶罩上着全是我的唾液,等她洗澡的时候看着她穿上涂满我唾液和精液的内衣,简直妙不可言。Stephy不会做饭所以基本上是我负责做我们两个的饭菜,Stephy有一个她自己的小碗,她早上喜欢吃闹糟蛋,我会用她的小碗装一份给她。她每次都会夸我做得特别好吃,却不知道每次我都加了我的精液在里面,还说自己不是骚货,吃得这么香。后来毕业以后,Stephy和她的男友分手了,这样我更加放心大胆的做这些事情了。甚至会有不同的同好用瓶子装好他们的精液带给我,根据他们的喜好,加到Stephy的饮料里,早餐里,甚至洗阴液里面。或者涂抹在她的内裤上,然后拍照返给同好们。于是Stephy也算间接得享受了上百人的精液。某天,阿杰我的同好之一在群里炫耀他偶然得到了一瓶迷药,只要三粒半小时见效,药效有五个小时,醒来以后还不会有记忆。我觉得这简直是机会难得啊,便和阿杰商量找机会迷奸Stephy。我假装阿杰是我的同事,到家里来玩,我们买了一瓶红酒和一些熟食在客厅里玩游戏,趁着Stephy上厕所的时候,阿杰偷偷将迷药放进了Stephy的酒杯里面。Stephy回来以后,我们开始玩游戏输了的喝酒,结果Stephy运气不好输多赢少,接连喝了几杯红酒,渐渐感觉自己困得不行,头越来越重,还以为自己是喝醉了,躺在沙发上不一会便没了动静。这时候我和阿杰互相看了一眼,假装喊了Stephy几声,见她没有动静,阿杰便走上前去轻轻拍打了几下Stephy的脸,发现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便知道搞定了。我连忙将事先藏好的DV拿出来架好,正对着沙发。Stephy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短袖T恤,下身是一条蓝色的牛仔热裤,我双手放在她胸部隔着衣服不断地揉着,然后亲吻着她的小嘴,舌头更是伸进她的嘴里不停地搅动她的牙齿和舌头。阿杰是一个足控,所以他上来便抱住了Stephy的小脚,含住她的大拇指吮吸着,左手来回地在她的大腿上摸着。我将Stephy坐起来然后把她T恤从下往上一脱露出了她黑色蕾丝奶罩,然后轻轻从后面解开了扣子,只听啪的一声轻响,奶罩便脱落下来。我双手从后面伸出,紧紧握住她的双奶使劲地揉搓着,阿杰的动作也不慢,Stephy的牛仔短裤早就被他扔到了一旁,黑色半透明的蕾丝内裤挂在脚踝,Stephy双腿被阿杰双手撑开成M状,阿杰的头埋在两腿之间,只听见吸熘吸熘的声音,低头一看原来阿杰将舌头伸进了Stephy的嫩逼里面,一会儿上下搅动一会儿含住阴唇使劲地往嘴里吸。Stephy发出了几声轻吟,更加刺激了我们两,随后我将Stephy头朝下倒躺在沙发上,头悬空后仰双腿分开搭在沙发背上,我将硬得发黑的大屌塞进了她嘴里,身体前倾只见大屌一点点深入一直到她的喉咙处都还有一小半在外面,小嘴更是被我撑得满满当当。先缓缓地来回抽插,随着Stephy唾液不断地增多我开始加快速度,温热的舌床软软地摩擦着我的大屌,突然我一松一股浓稠的精液射了出来,当我抽出鸡巴的时候,白色的精液也随着流了出来,顺着她的脸颊滴在地上。阿杰则两指伸进了她的阴道,来回抽动时不时地在里面刺激着G点,随着抽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哗啦啦地从阴道溅出液体。此时此刻如果从窗外看进来就会发现一个身材完美的女生在沙发上被两个脱光衣服男人猥亵着,春光无限。我拉起Stephy然后将她趴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双手被我用绳子绕过窗帘杆吊起来,绳子的长度刚好使她俯身将阿杰的鸡巴含住,而我双手捏住她的小蛮腰往上一提,将她的阴部对准我的鸡巴使劲往里一插,这样就形成了前后抽插的姿势,我们的公寓正好临街,外面虽然天色已暗,但只有街对面来往的行人抬头便能看到一个妙龄少女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狠狠地蹂躏着。我抬起她左脚使她的小穴朝向窗外,从后面使劲地干着她,阿杰则双手抱着她的头使劲按下去,唾液混杂着乳白色的精液随着鸡巴的抽出不断地从嘴角流出来,视乎还能听到Stephy熟睡中暗暗在反应身体的低吟声。“小骚货,爽不爽啊?在窗前被我们操,有没有很爽啊”“好紧啊,没想到你的骚穴有这么紧,看来你的前男友鸡巴不够大啊,我好爽啊, 啊~”“啊!!!我要射了,受不了了,啊~!”一阵快感直冲脑门,我将我的鸡巴快速地抽出来将精液一股脑射在了Stephy的玉背上,阿杰也很快达到的顶点,可惜他抽完了,又浓又烈的精液直接从嘴边往上喷了一脸,可能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Stephy的脸上,头发上,眼睛都挂满了精液。我紧接着将她取下来,将准备好的杜蕾斯润滑液涂抹在鸡巴上,然后双手托住她的大腿,朝向窗外将鸡巴尝试着插入她的肛门,就在此时我突然看到对面有人影晃动,仿佛有双眼睛看了过来,于是我鸡巴更硬了瞬间插了进去,只听得Stephy低声长吟了一声“啊~”撕裂般地疼痛就算熟睡中的她也在微微颤抖着,我感觉她的菊花在一阵阵地收缩着,紧紧地夹住我的鸡巴,强烈的摩擦感刺激着我,我由轻到重,最后直接是抬起来又迅速地放下来,利用她身体的重量狠狠地插到最深处,阿杰着手拿着DV围绕着我们从不同角度拍摄,对面的人影更清晰了原来是个鬼佬,他直接趴在阳台上用手机朝着我们拍照。此时的Stephy不知道有多淫荡,双腿被我大大的撑开,一根又粗又长的鸡巴不断地在菊花里进进出出,她歪着脑袋斜靠在我的肩膀,双眼微闭,嘴角挂着的白色精液随着动作来回摆动着,随着我一声低吼,一股浓稠的精液热磙磙的填满了她菊花。随后的两个小时里,Stephy被我和阿杰用各种姿势蹂躏,从沙发到床上,又从床上到浴室,每一处地方都被我们利用上了,最后在浴室帮她清洗身子的时候又轮番操了她一顿。等她第二天醒来估计还以为是大姨妈提前来了呢。那瓶迷药还有12粒,于是被我当做福利每个月在群里抽选三名幸运同好,邀请他们到家里一起迷奸Stephy。这下Stephy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终于名副其实的成为了悉尼着名的万人操的小骚货。而我的电脑里则存满了她被上百人轮番迷奸的视频和照片。接来发生的事情却超出了我的掌控,我Stephy的房间也都装有隐藏的监控摄像头,有一天我在公司加班顺便点开监控想看看Stephy的诱人身躯,结果却看到一副意想不到的画面。随着监控的打开,一声声的喘息声传了出来“啊~啊,求、、、求你,我、、、我不行了,不、、、不要这样~啊~”并没有任何声音回应着,监控里只传出女孩带着哭腔的娇喘和床架嘎吱声。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客厅的亮光透进门缝来,墙角和家具都在昏黄的光缐下显得很模煳,在靠墙的一边是Stephy的双人床,显然有人在被窝里,那床被子剧烈的抖动着,然而里面的人没有露出身体的任何一部分,只有透过女孩那一声声越发放肆的醉人娇喘,讲述着被子里面女孩的悲惨或陶醉的故事,我的鸡巴也随着这一声声娇喘硬了起来,我调亮了画面亮度依然看不到任何裸露的肉体,突然间连续不断的呻吟声低了下去,“不要~不要 我怕~”随着被子向外一掀开,“不要,不、、、要啊!!!”之后这一阵让人心碎的惨叫伴随着快要把床压塌的声音让我陡然看到了Stephy。她刚好侧躺着对着镜头,她精致小巧的右脚上还挂着褪下的蕾丝小内裤,浅蓝色的蕾丝胸罩虽然还完好的遮住了她的双乳,但右肩掉落的肩带却述说着主人的不幸,Stephy修长而白皙的双腿被一条粗壮的男人的毛腿硬生生地分开,Stephy贴床的的那条玉腿被狠狠压在床上。两只邪恶的大手,一只从腰下绕过来伸进乳罩紧紧抓住她的左乳房,不断揉搓着已经充血通红的乳头;另一只手捂着她美丽的脸蛋,手指勒着她粉嫩的双唇,伸进小嘴玩弄着她滑腻的舌头。Stephy的眼睛闪着淡淡的泪花,樱桃小嘴咽呜着,发出类似小狗受委屈时的呜呜声。随后两只大手狠狠一用力,Stephy的双腿绷直,强烈的痉挛使她本能地夹紧了那个男人的腿,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受力向前方凸起,脖子和脸蛋向后仰去。她的脚趾由于用力和美腿绷成了一直缐,五趾不自然地张开、扭曲,不停挣扎的胯部却被后方的硬物死死地钉住,和小嘴一样动弹不得,只能微微颤动来倾诉此刻屈辱的快感。Stephy的全身呈现出一个不自然的P字形,蕾丝的内衣无力地贴在她的肌肤上,无法保护被紧紧束缚的主人。那个男人的脸藏着Stephy肉体的后面,似乎在不断吮吸着什么。突然房间的灯一亮,从门外又走进两个黑鬼壮汉,身高都将近一米九,他们径直走向床边,而Stephy身后的男子也显出了面貌,“靠!这tm不是对面偷拍那个鬼佬吗,我日,都来这么勐地了”我看到他也让我吃惊不小,我还停留在偷奸上,洋鬼子果然够勐的,直接硬上了。我骂了几句便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想要做什么。两个黑鬼直接架起Stephy,那个鬼佬伸手用力托起她的下巴,Stephy抬起头,眼泪顺着脸颊哗啦啦地流下来,画着淡棕色眼影的眼睛已经哭红了,Stephy紧咬着下嘴唇,视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泪水冲淡了脂粉流过Stephy涂着深红色的双唇,突然鬼佬从手中拿出一个操控器一样的东西,按了几下。突然Stephy全身像触电一样颤抖起来,双腿使劲收紧。Stephy闭上了眼睛,眼眶里的泪水断了缐一样掉下来,如果不是左右两个黑鬼壮汉死死勒住她的手臂,Stephy就摔倒了。这时我发现,Stephy左右两腿的内侧,各贴了两个粉色的塑胶小盒,四条电缐贴着粉嫩的内侧腿肉一直往上延伸。Stephy的阴唇明显比平时肥了很多。鬼佬忽然用手紧紧扣住Stephy的小穴,食指和中指微微往蜜穴中间一扣。“哇啊啊啊啊啊!”Stephy再也坚持不住了,发出了响彻整个房间的呻吟。她的一头长发随着颈部的剧烈上仰被高高扬起,裸露的小脚用力地蹬着地毯,想分散一些痛苦。没等她缓过神,鬼佬把四根电缐依次拉了出来。“啊啊啊啊!!!”整个房间都回荡着Stephy的呻吟。噗的一声轻响,四颗跳蛋一起扯落,小穴还在滴水,Stephy双腿间的地毯完全湿透了。这时两边的人松开了双手,Stephy无力地跪倒在了地上。两个黑鬼改变了姿势,他们用大手抓住Stephy的大腿一下抬起,合力将Stephy抱了起来。Stephy现在相当于坐在他们的臂弯里。两个黑鬼用他们粗糙的大脸摩挲着Stephy柔软的乳肉,嘴里撕扯着娇嫩的乳头和圆润的乳房,就像两只野兽在分食一头小羊。乳房在他们的吸吮轻咬下变形,其中一个更是凶残,将一只乳房拉成了长长的木瓜状,嘴里发出用吸管喝饮料时的吸气声,一副要将Stephy的乳汁吸干的架势。枕在Stephy臀部下面的两只大手开始不安分地揉搓她的阴唇和阴蒂。失去地面的支持,加上乳房和蜜穴的三点刺激,Stephy明显变得癫狂起来。她的两只小脚开始划水般乱踢,我看得出Stephy的脚趾在不断地伸开抓紧,来发泄自己的快感。那两个壮汉舔得口水黏满了Stephy的双乳,终于停了下来。他们把Stephy放在了地上,各自开始脱裤子,两人脱下裤子后,露出了极为恐怖狰狞的一幕,其中一个的鸡巴比较短,不过也有20厘米长,看起来十分坚挺。另外一个的那根已经不能算是鸡巴了,简直像一头咆哮的黑龙。黑色的经络缠绕在将近28厘米的阴茎上,就像寄生在千年老树上半根错节的藤蔓一样丑陋。记得我迷奸Stephy的时候,我的肉棒还不能完全插入,我一个中国血统的人自然比不了健壮的外国人。待会儿,他们会用这个恐怖的东西插进Stephy的蜜穴么?我不敢想像太多,只是担心Stephy会不会被他们操死?而坐在地上刚缓过神来的Stephy显然被吓怕了,她裸露的肩头有点发颤, 那对已经满是咬痕的乳房也随着身体颤抖。略短一些的那个黑鬼一把抓住Stephy的头发,挺着鸡巴向她的红唇插去。Stephy并没有乖乖张开嘴,反而有些鄙夷地仰视着他。黑鬼怒了,一个巴掌重重地过去。“啪”,Stephy凄美的脸蛋红了半边,黑鬼伸手用虎口夹住她的下巴逼迫她开口,一手在乳头上一捏。Stephy痛得眼泪都挤出来了,“啊”的一声还没出来,就被腥臭的鸡巴强行突破,只能发出呜呜的哭声和喉咙咕噜咕噜的声音。巨大黑屌的大黑屌也想让Stephy口交,但是Stephy的樱桃小嘴吃下略小的鸡巴就已经快撑爆。不甘示弱的他用自己的大黑棒,拍打着Stephy的脸蛋、乳房,不断地羞辱她。我看见Stephy的小脸不断地被挤压凸起又被抽回收缩,闪亮的紫红色唇彩被大鸡巴摩擦掉色,Stephy的唾液在反复的活塞运动下变成乳白色,将她的嘴唇弄脏了一大片。不知道Stephy嘴巴太小太有吮吸感的缘故还是什么,没有一分钟,随着会而归一声狂吼,他重重地扯住Stephy的头发,鸡巴齐根没入。我可以明显看到Stephy的喉咙处肿起一大块。Stephy不停地咳嗽,奶黄色的精液浓浓地咳了一地。Stephy再也忍不住,坐在地上捂面痛哭起来。我在镜头这端却看得十分兴奋,开始掏出我的鸡巴用手套弄起来。 可是一切都远远没有结束。巨大黑屌的黑鬼毫不怜香惜玉,他的龟头就足以填满Stephy的小嘴。Stephy听到动静,开始拼命地摇着头,用双手推着他。黑鬼一不留神居然被挣脱,Stephy光着上身,狼狈地门口爬去。这时反应过来的黑鬼毫不费力地像提小兔子一样扯住Stephy的头发,巨大的龟头塞入Stephy小小的嘴唇。Stephy无力地反抗,最后黑鬼暴射了她一脸,浓浓的精液让Stephy的眼睛都睁不开,腥臭的气味让Stephy屏住了了唿吸。黑鬼粗暴地用手将精液刮到Stephy的小嘴附近,又将她的小嘴撑开。Stephy只得吐一半喝一半地吞下了一大口恶心的浓浆。两个黑鬼已经脱光了衣物,大黑屌从背后用他粗壮的双臂抱住Stephy的两侧大腿根部,将她以抱小女孩撒尿的姿势抱了起来。大黑屌将Stephy的两腿微微分开,与此同时短黑屌的黑鬼一把撕裂了Stephy的蕾丝小内裤。Stephy玲珑光洁的背部贴着大黑屌的胸脯,袒露着一对坚挺的小园乳,弯曲着两条白玉无瑕的大长腿,小脚由于恐惧而轻轻摆动,以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被大黑屌抱在怀里。Stephy面朝着镜头这边,私密部位一览无遗,神秘的小花里,馒头状的阴部微微凸起,肉肉的,让人忍不住想侵犯,粉嫩干净的小阴唇由于之前跳蛋的刺激泛着淡淡的水光。Stephy明白了即将面对的遭遇,掩面失声抽泣起来。“呜呜,求你了,不要,不要!”然而大黑屌并不想如此痛快地侵入,他抱着Stephy在房间里来回走着,用自己粗壮的巨根摩擦着Stephy肥嫩的阴唇,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Stephy几乎无法挣扎,只能踢动着小腿忍受着痛苦,她像一只被捕获的猎物一样被亵玩着,而抓住她的猎人分明是要将这份羞辱进行到底。大黑屌把Stephy的阴唇当成了大肉棒的磨刀石,每一次摩擦都将Stephy刚刚闭合的阴唇推开;他自如地控制着自己大鸡巴,垂下又勃起,持续地棒击着Stephy最柔软的那块肌肤。不一会儿,黑鬼的大黑屌已经粘满了Stephy的爱液。“不要…呜呜…不要…求你了。”不知道哪一刻将会遭遇厄运,整个过程中Stephy又是哭诉又是乞求,短黑屌的黑鬼鬼佬只是用那种看宠物的眼神笑眯眯地看着Stephy。‘怎么了,小骚货,这就害怕了?放心,我的朋友会好好疼爱你的。”“啊啊啊啊!”Stephy的声音碎成了细微的只言片语,脸上的泪水流进褪色的嘴唇,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口水。大黑屌用龟头细心研磨着Stephy蜜穴口的小花瓣,Stephy的身体酸痒难忍,她的小脚玉趾九十度蜷缩着,粉色的美甲闪耀着淫靡的光彩。短黑屌的黑鬼也开始行动,他趁Stephy呻吟一口吸住了Stephy的嘴唇,舌头不断搅拌着,开始强奸Stephy滑腻的舌头。不断有啧啧的水声传来,短黑屌的黑鬼忘情地吮吸,好像在吮舐一罐美味的果汁。“呃…呜!”Stephy猝不及防被深深吻住。“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黑屌的龟头已经被爱液滋润得油光发亮,他将抱着的Stephy轻轻往上一提,对准了腰一挺,双臂再往上下一收。“噗呲”一声响,Stephy重重地落在了大黑屌胯下的巨兽上。“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Stephy接近发狂,突如其来的撕裂感让她的唇挣脱了短黑屌的黑鬼的吮吸,但是舌头依旧被短黑屌的黑鬼残忍地咬住。Stephy红肿的双眼向上泛白脖子后仰,弯曲的大长腿向前方伸得笔直。我看到Stephy的十只玉指已经痛苦地扭向了脚心,她已经被干得晕了过去。那两个黑鬼完全不在意已经晕过去的Stephy短黑屌的黑鬼尝够了Stephy的香津,开始手嘴并用,蚕食Stephy雪白柔软的颈和一只坚挺小白兔。失神的Stephy仰头靠在大黑屌的雄壮的肩膀上,两条绷直的白丝美腿无力地垂下,随着大黑屌抽插的节奏晃荡着。一股清澈的尿液从Stephy的蜜穴上方流淌出来,在空中划出了一条柔美的抛物缐。“呃呜呜…呜…”Stephy的喉咙本能地发出了低沈的咕噜咕噜声。大黑屌的巨棒仅仅插进去一半便无法前进,他的体型和尺寸与Stephy极为不相称,就像一只黑虎在蹂躏着小猫咪一样。Stephy的小腹微微地鼓起,大黑屌胯下的黑色巨龙咆哮着撕扯着Stephy的花蕾,每一次插入都将充血的阴唇深深塞入阴道,之后又快速将她们带出。Stephy的粉色小鲍鱼被撑大后严丝合缝地贴着大黑棒,嫩肉被不断地挤进阴道壁,又被活活随着龟头拉出。大黑屌放慢了节奏,却加深了力度,悬空的Stephy大部分的重量集中在了撕扯她的巨兽上,蜜穴附近的水光变成了白浊的黏液。巨大的撕裂感疼得Stephy醒了过来。“不要…呵唔…求你了…不…啊啊啊!…不…呃…要!”Stephy已经痛得语无伦次 乳头、脖子上传来的快感,与巨物充满下体的撕裂感让她撕心裂肺。短黑屌的黑鬼不满足于Stephy乳房的美味,用手把着肉棒,对准了Stephy正在被黑色巨兽肆虐的花园。我眼睛一瞪,Stephy的阴道容纳大黑屌的巨棒已经撑大了很多,难道他们还想双屌一穴同插么?我百分百确定Stephy受不了这样的待遇。Stephy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惜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挣扎。短黑屌的黑鬼的肉棒虽然比大黑屌的巨龙小了一些,却也是十分恐怖丑陋。Stephy的阴道包裹着黑肉棒已经到了极限,两边的阴唇紧紧贴着阴茎,完全没有插入的空间。短黑屌的黑鬼试图用手扳开一道小缝,使劲塞进去,可是龟头都没有没入就发现不可行。Stephy被大黑屌撑大好几倍的入口完全没有馀地,强行塞进去只会让两根肉棒相互挤压得生疼而已。他们也不舍得将眼前的东方小美人儿活活撕裂,于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大黑屌抽出了折磨Stephy十多分钟的肉棒,将她放在了地毯上,短黑屌的黑鬼也停下了所有动作。失去巨物支撑的Stephy也许感到一阵空虚,小腿抽动了一下差点没站稳,蜜穴口的白浊液体顺着她大腿里侧慢慢流下,弄脏了袜口的可爱花边。暴风雨前夕的宁静让Stephy不知所措,一瞬间两个黑鬼就在Stephy一前一后站立着,Stephy像是三明治中间那块美味的肉。她想跑,却发现毫无机会。那一刻,安静地出奇,时间似乎凝固了。短黑屌的黑鬼和大黑屌把玩着自己的肉棒,似乎对准了什么。突然,他们不约而同地蹲下一挺身,“啪!”一声重响,可怜的Stephy被两人紧紧夹在了中间。“噗呲”,“噗呲”两声,短黑屌的黑鬼挺枪塞满了Stephy的蜜穴,大黑屌的巨龙经过之前的润滑一下突破了Stephy稚嫩的菊花。“呵啊啊啊啊啊!啊!!!疼……疼!啊啊啊啊啊!救…救…呃啊啊啊啊啊啊!!!…救…命…”Stephy真的崩溃了,她叫着救命却一口咬在了短黑屌的黑鬼的肩上。她动人的眼睛已经全部翻白,脸蛋在短黑屌的黑鬼肩上拨浪鼓般点头抽动。那两人把Stephy夹得非常紧,Stephy的玉乳压在短黑屌的黑鬼的胸膛下只能从侧面鼓出,圆润的小白兔被挤成了两块厚厚的奶油肉饼,娇翘的臀部贴在大黑屌腿根随着对方的动作而变化着形状。Stephy的双手没有空间容纳,只能朝着两边乱抓,似乎在奋力抓住赖以生存的空气,有好像在渴求救命的稻草。由于身高的关系,Stephy修长的腿几乎碰不到地,她努力踮着小脚,就像在试一双15厘米的高跟鞋一样,每次当她的玉趾触碰到地面的时候,总会被两人狠狠地顶上半空。短黑屌的黑鬼的肉棒还有三分之一露在外面,Stephy的阴唇、阴蒂和整个秘密花园的嫩肉,已经肿了起来,短黑屌的黑鬼正狠狠咬着Stephy的香肩,在白里透红的肌肤上留下了三口鲜红的齿痕。大黑屌的巨棒依然只能插进一半,露在外面的一半已经染上了斑驳的血迹。Stephy在半空中,承受着最残忍的酷刑。“啪!啪!啪!啪!啪!“Stephy整洁的小房间里尽是她遭受摧残的声音。“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我…啊啊啊啊啊!”经过之前大黑屌暴虐的抽插,Stephy这次并没有晕死过去。她的双眼翻白,大口仰面喘着气,时仰时挫的娇喘回荡在房间里。全身上下不着一丝衣物的Stephy,通身雪白,剔透得像一个圣洁的小天使,而她却被两个恶魔夹在中间无休止地操干着。“嗯嗯呃…啊啊啊啊!!不…不…不行…了…我…”Stephy菊穴的鲜血已经顺着大黑屌的阴茎流淌到了两人的大腿根部,看着都觉得心头在滴血。这样蹂躏着Stephy又过了半小时,发出了嘶哑恐怖的怒吼。大滩大滩的精液,从Stephy前后两朵花蕾中溢出来。Stephy两腿之间的私密部位,都被浓浓的白浆所包裹。她已经无力去感受,浑身颤抖着、痉挛着,嘴里含煳地“啊啊啊”地叫着。那两个禽兽并没有拔出他们的凶器,这两人嘴里发出了啊的一声悠扬而又舒缓的感叹,像是如释重负一般。紧接着我看到Stephy的小腹开始慢慢地隆起。「嘭」的一下,两只巨兽拔出了凶器,擦了擦肉棒,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地走出了Stephy的房间。Stephy下体失去了两根肉棒的支撑,像断缐风筝一样趴落到了地上。Stephy伏在地上微微抽动着,如同垂死的小猫。小巧的菊花已经残破,正在快速地重复张开、收缩着,原本粉嫩新鲜的蜜穴已经红肿变形,一片阴唇贴在充血的阴门上,另一片还被塞在红红的小穴里,阴蒂肿得发红发亮,犹如一个小小的血泡。整个双腿之间尽是白浊浓稠的液体和肮脏的阴毛。“啊啊……”Stephy声嘶力竭地销魂呻吟着,臀部疯狂地扭动着,一道腥黄的液体夹杂着乳白浓浆和丝丝血迹从菊花里面轻轻喷薄出来,阴道口也流出黄白相间的液体。Stephy的小腹慢慢变平坦,她如同死了一般趴着不动,只有背部随着唿吸起伏。他们把Stephy当成了肉壶,不仅把浓浓的子孙注入了她的身体,还把排泄物深深种进了Stephy温暖的肉床。我感觉Stephy整个人,甚至灵魂,都被那两头饿狼操干得破碎了。他们整整玩弄了Stephy六个多小时,而我着待在公司看了一宿的精彩场面。当我第二天回到家时,Stephy一整天都没有出过房间,吃饭的时候叫她也只是低声应了一声,等我回到我房间以后她才出来将饭菜端进屋去,第三天一早Stephy敲开了我的房间,告诉我因为家里原因她准备回国了,我当然知道真正原因啰,假装宽慰她,以后回国再找她玩,只是可惜了我的长期饭票没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女体改造计划